參與式能源轉型:由下而上凝聚的能源革命

▶太陽能發電設備可視為一種長期訂閱的電力服務。

在邁向能源轉型的目標,除了依靠政府補助再生能源躉售外,以公民電廠為主軸的「參與式綠能」也不失為提高再生能源佔比的好辦法。關於公民電廠的介紹,可以參考我之前的文章。

在綠色和平組織與REScoops等4個組織聯合發表委託研究中指出,歐盟在2030年有19電力是來自所謂能源公民 ,甚至於2050年可達到45的電力是由來自超過2.64億(約佔其總人口的一半)的歐盟公民自己所生產。尤其在綠電憑證市場、電力自由化的趨勢中,多方跨領域結合可以創造出更多元的商業模式,也讓民眾參與能源專型門檻大幅降低。可以見得未來能源轉型的動能,會有相當大的部分來自民間投資。

公民電廠2.0:發電不只是收益 也是社會轉型的力量

如前幾篇文章提到,ICT技術革新與完善的電業法規,讓能源業者可與不同地方政府、公民組織、銀行共同出資,於社區家戶建設太陽能板。但不同的是,在公民電廠2.0的概念中,再生能源不再是直接售電給電力公司調度,而是優先提供給市民家中使用。太陽能業者可透過能源管理系統,計算市民家中使用的太陽能度數來收費。對於民眾而言,太陽能的電費與日常使用市電尖峰價格相當,無須前期投資、額外花費,也可以參與綠能生活,對於現在補助日益下降的太陽能市場,是一大助力。

而對於能源業者來說,雖然前期需要投資大量資本,提供太陽能發電設備,但也可藉此取得區域性用戶的家中產電、用電、買電數據,作為切入電力零售商市場的方法之一。太陽能板產電可長達20~25年,等同用戶訂閱了長期太陽能電力服務,如此一來,集結區域內穩定且長期的眾多住戶,對於參與電力輔助服務等商業模式都是利多。因此比起過往依靠全額躉售單一個收益結構,公民電廠2.0具備更彈性的獲利空間。

而在更廣大的獲利空間背後,接連帶動的社會外部效益,我認為主要有三個面向:首先是區域能源自主,公民電廠2.0以電力自產自銷、電力輔助服務為主要商業模式,因此每一個公民電廠所扮演的角色,如同城市中的能源調節樞紐。再者因市民、業者、地方政府的投入,所賺取的利潤可回饋於地方創生,凝聚的不只是地區性的發展基金,也創造了地方社群交流與公民參與的機會。最後則是數據共享,電力資料具備龐大的發展潛力,共享電力發電、用電、蓄電數據,不只可以用於電力調度,如同過去文章所提到的應用,電力數據在智慧長照、智慧物流、防災救難等社會服務也大有可為。

由下而上凝聚能源意識 建立節能、永續的正向循環

透過參與電力調度、轉售綠電憑證、開放數據情報等多元收益結構,回饋給縣市政府與社區市民,作為公共福利基金。創造出以往公民電廠所沒有的額外價值與外部效益。而市民藉由參與能源公共議題,轉而付諸具體行動,讓能源的分配與管理形式,符合社會的公平正義。

除了讓民眾達到能源自主,提升能源意識外,也增進能源效率和節電管理的認知,由下而上促進能源轉型。不單以投資綠能的角度,更訴求廣泛的社會環境效益,讓社會除了計算「每一度電的價錢」外,更能看見「每一度電的價值」。

本文轉載自電子時報

電子時報Jerry

Jeryuan Yan
聯齊科技總經理